第506章 枢密院副承旨做不做?(为‘迪巴拉嚼食’加更)

沈安给他倒了一杯茶,然后举杯邀饮。茶叶在水中飘荡着,茶汤的色彩微绿,看着赏心悦目。张昇喝了一口,赞道:“这茶喝着也不错,简略,却回味悠长。”沈安仅仅看着茶汤,安静的道:“总有人认为那个副承旨是个好差事,看到他人升官就眼红,可沈某想告知你们的是,这是个苦差事。”张昇微笑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沈安说道:“若是大宋强壮,那么这个副承旨,包含礼房的差事都是美差,由于他们能够俯视一众外藩。可大宋强壮吗?”他抬起头来,仔细的道:“辽人能够肆无忌惮的挟制大宋,西夏人能够肆无忌惮的挟制大宋……甚至连交趾人都不本分,这样的大宋,你让礼房的人怎样去交涉?”张昇的笑脸生硬,不自在的道:“此事……以往……从澶渊之盟开端,大宋和辽人之间的往来还算是平缓,老夫也认为无事,谁知道冯立轻浮……铸成大错。”“他轻浮仅仅一回事。”沈安说道:“本源在于……弱国无交际。”张昇只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,然后喃喃的道:“弱国无交际,是了,可大宋不弱啊!”你就掩耳盗铃吧。沈安动身道:“原先的麟府路钤辖陈昂回来了,沈某和他有些往来,觉着此人不错。”这便是条件。你张昇容许不?这便是城下之盟!从前张昇有多满意,此时就有多纠结。“算了,此事老夫去办。”张昇一路回到了枢密院,叫人去查了一下状况。“相公,那陈昂说是和折家有勾通,所以回京后就被搁置了。”扯淡!张昇冷笑道:“什么叫做勾通?是有人在弄他……不,在弄折家。这是在杀鸡儆猴,正告后来者,莫要和折家接近。”这等事再粗浅不过了,便是一次官场排挤,背面的人是谁张昇大致猜得到。侍从觉得不忿,“相公,那沈安居然用此事来挟制,其时就不该容许。”张昇笑了笑:“你懂什么?冯立不成了,辽使在满意。这时分枢密院能做什么?”侍从蹙眉道:“却是欠好挽回了。”张昇允许:“正是。唐仁走了之后,这个副承旨就成了香饽饽,可京城那么多官职,香饽饽多了去,那些人为何盯着这儿?他们便是想把沈安阻隔在枢密院之外,不让他持续影响枢密院四房……你要知道一件事,枢密院四房看似细小,可却掌握着不少东西……”侍从唏嘘道:“兵、吏、户、礼,这四房联系严重,这个副承旨的职位因此而变得抢手起来了。”他猛地一惊,说道:“相公,沈安插手进来……此次又撮合了陈昂,这是什么意思?结党?”结党是个让人忌惮的词,说话间侍从不由看了看房门处。“他就这几个人,结党……结什么党?”张昇喝了一口茶水,眯眼道:“官场官场,一人独行迟早会死无葬身之地。包拯声称直臣,可暗里也没少和人联手。沈安……他的手中有谁?”侍从扳着手指头说道:“唐仁,现在多了一个陈昂……折家……这个不算吧?毕竟是武人。”张昇叹道:“都是下面的小官小吏。算了,老夫去找韩琦他们协商一番,早些弄下来。”……“生事了?”赵祯习惯性的说道:“那便换一个。”一个副承旨的职位还无法让他动脑子。张昇苦笑道:“陛下,那冯立开罪了辽使,辽使一向在叫嚣要陛见。”“怎样回事?”赵祯显得有些衰弱:“北边还没有邙山军的音讯,辽使为何会嚣张?”张昇把工作的原委说了,最终躬身请罪。“那个蠢货!”韩琦恨得牙痒痒:“此事就该迷糊曩昔,矢口否认会让大宋坐蜡。到时分他们拎着那些乡兵的头颅来,咱们怎样应对?先迷糊曩昔,等音讯来了再说,这个道理都不明白?他怎样做的副承旨?”张昇说道:“此事现在很费事,若是邙山军被围杀在辽境,怎样善后?辽人怕是会不愿罢手……”差遣戎行潜入辽境,这便是你们宋人所说的兄弟情意?这特么清楚便是塑料花兄弟!韩琦冷冷的道:“一百人。”张昇垂头,表明附和。“仅仅一百人,那不是侵略,咬死了这一条,辽人也无法把工作闹大。”赵祯轻轻允许,这事儿就算是定下来了。可枢密院谁去和辽使交涉?在冯立把工作搞砸了之后,和辽使碰头便是个危险极高的差事。宰辅们都在发愣,没人吭声。赵祯也很头痛,见张昇好像不严重,就问道:“张卿可是有人选?若是有,且说来让朕听听。”张昇说道:“陛下,沈安怎样?”咦!赵祯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沈安。他看了看宰辅,说道:“诸卿认为怎样?”他心动了,真的心动了。沈安那厮虽然有诸般欠好,可对交际之道却有天分。可此事却是陈钟给弄出来的,沈安也是受害者啊!现在还让他去停息此事,要脸不?赵祯要脸,所以才会问宰辅。你们不要脸的出来几个。宰辅自然是不能要脸的,可这事儿和他们无关啊!陈钟是权贵,板子要打也该打在权贵们的屁股上。气氛有些为难。张昇干咳一声,“陛下,枢密院副承旨……冯立自然是不能做了,臣想起了一个人……”“谁?”“原府州钤辖陈昂一向闲赋在京。”张昇正色道:“陈昂在府州时和西夏人交涉不少,从容不迫,堪称是大宋官员的榜样,臣认为此人可为枢密院副承旨。”扯尼玛淡!韩琦立誓这便是沈安的条件。不然张昇吃饱撑的会去拉陈昂一把。赵祯淡淡的道:“可。”……陈昂觉得自己便是个倒霉蛋,在府州脚踏实地的干了几年,没劳绩也有苦劳吧?不,他觉得自己的劳绩不小。西夏人几回袭扰,若是没有他和折继祖的联合,胜利是怎样来的?可现在呢?一句和折家勾通就让他的一切劳绩变成了云烟。“凭什么?”他的妻子在和房东争论。官员的妻子自然是要面子的,可现在却为了房租的事儿和一个房东吵架。这面子哪去了?“凭什么要提价?”陈昂的妻子吼怒着,“咱们都说好了价钱,你凭什么提价?”商人要守信,这是汴梁商人的寻求。可房东不是商人,他冷冷的道:“契约呢?”陈昂的妻子一怔,说道:“其时不是说……”说什么?最初陈昂认为顶多住十天半月,所以仅仅口头约好。现在房东不认账,咋办?只能搬迁了。可仓促间能搬到哪去?陈昂心中苦涩,说道:“算了,搬迁。”他的妻子慢慢回身,先是呆呆的,忽然蹲了下去,双手捂着脸无声呜咽起来。见到母亲哭泣,孩子也跟着嚎哭这日子……陈昂吸吸鼻子,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。房东在边上干咳一声,说道:“要么付房租,要么今天必需要搬出去。”不接受提价就滚蛋吧!“搬迁!”陈昂盘算了一下自己的钱,只能摇头。一家三口没什么东西,几个包袱就全装好了。等他们一家三口走到大门前,房东忽然说道:“人一辈子长着呢,别走错了道。”陈昂霍然回身,心中的利诱全都解开了。随意提价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,房东这般肆无忌惮,原来是有人在指派啊!房东见他回身,就淡淡的道:“若是知错……那还有救。”和折家人划清界限,你就屁事没有。陈昂苦笑了一下,摇摇头,什么话都没说,就回身出了大门。“出了这门可别懊悔!”能在汴梁做房东的,基本上身家都不差,甚至有不少权贵在做这一行。当年汴梁房价不算高的时分,赵老迈来了个杯酒释兵权,这些权贵就此发财了。发财了怎样办?华夏人最喜欢不动产,所以他们的祖辈就张狂购买地步和院子店肆,但凡留到现在的,基本上都兴旺了。房东见他不留步,就冷笑道:“你就预备去西南当官吧,一辈子都别想回来。”话音未落,陈昂就停住了。房东满意的道:“早知现在,何必最初呢!哈哈……”“见过待诏。”门外的陈昂呆呆的站在那里,苦笑道:“却是让待诏看到下官的笑话了。”沈安伸手摸摸他儿子的头顶,问道:“怎样像是避祸似的?这儿不能住了?”陈昂仅仅摇头,沈安看了里边一眼,房东正好走过来,神色倨傲。哎!沈安想起自己宿世租房子时遭的罪,不由唏嘘不已。他拍拍陈昂的膀子问道:“枢密院副承旨做不做?”陈昂仍是习惯性的摇头,摇头摇到一半时就呆住了。他慢慢昂首,不敢相信的看着沈安。“待诏……”你这是在骗我吧?房东是为人来问话,可陈昂却不配合,他算是把工作办砸了。所以听到沈安的话后,他不由就笑了。你这牛皮吹的不小啊!“枢密院副承旨,口气却是不小,你是谁?”“某……沈安。”……第三更送上,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