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传法

“人的心思最是多变杂乱,十方心佛印就取人心灵动神妙,以心为印,所以能改动无尽。”无相并没有急着究竟有什么事,话题一转说起了十方心佛印。他本是佛门最强者之一,见闻广博履历丰盛,又和绝灭是知己老友。关于十方心佛印,有着极点深入而共同的了解。此刻侃侃而谈,所言就如利刃破竹,直指十方心佛印中的关窍。绝灭走的太早了,十方心佛印又注心悟,高正阳在心佛印上面也有许多的疑问难关。无相一番话,也让他大有收成。无相并没有讲太多,十方心佛印最重灵性,每个修炼者走的路途都不同。他点拨的太多,反而简单阻止高正阳的感悟。他话锋一转,说道:“我宗的《金刚经》则是以身为本,一步一印,以实证道。金刚宗和心佛宗,一实一虚,都把各自的道推升到极致。一个实在永存不灭。一个心化六合万象。但极道难寻,万年以来,哪有人真能到达无上极道!”提到此处,无相脸上显露一丝欣然,好像在感叹韶光仓促,人已老朽却不见证道之路。高正阳心中一动,忽然想到无相和绝灭当年的旧事。两人应该便是知道到各自限制,才想要交换典籍,扬长避短。惋惜,那件事究竟没成,还酿成了大祸。也种下了绝灭提早化虹而去的前因。晦明一直对他隔着一层,也是由于百多年前的那件旧事。现在无相旧事重提,莫非是想……高正阳有些不敢想了。天上掉馅饼是惊喜。可全国掉下来一座金山,那便是惊吓了。不过,无相再垂青他,也不会随意的就把这个优点给他。这儿边必定有各种条件。高正阳想到这儿,反而平静下来。不管什么条件,或许是什么情面,他都能承当的起,也还的起。无相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高正阳,看他神色微变后又当即康复如常。也不由得暗自赞赏,绝灭的这个弟子,心性真是稳如山岳深似海渊。甭说下一辈中无人可及,便是老一辈强者中,也没几人能与之比较。“这几个月来,晦明师兄对你的体现很满足。尤其是你的天分、心性、才智、才干,都无可挑剔。老僧和晦明师兄商量了一下,决议先把《金刚诀》传给你。”无相肃然道:“法不轻传。你非是我宗弟子,按理绝不能把《金刚诀》传你。但万年大劫,人族将灭,不能再墨守成规,不知变通。仅仅你不得答应,绝不能别传此法。”高正阳尽管早有预料,可无相真要把《金刚经》传给他时,仍是有些激动惊喜。《金刚经》但是金刚宗的底子典籍,是宗门传承的命脉。以无相和绝灭的身份,想要互学典籍都要经过盗窃的办法。可见,此法的重要。金刚宗足有几千万弟子,要是知道无相把《金刚经》传给他这个外人。哪怕无相是宗主,是佛门佛皇,也压不住下面世人。高正阳开端的时分,也想过最好能学到《金刚经》,这门由外而内的佛门秘法,最为合适他。他的钛极合金身体进境缓慢,到达天阶后简直再没有提高过。或许能经过修炼《金刚经》,找到提高身体的路途。元气修炼不可,假如能把身体力气提高到九阶层次,也足以笑傲当世。在魔界闯练,又阅历了神武擂台的战役,高正阳也知道到了一个问题,便是元气一直外物。能够容易的被外界环境所掠夺。只要血肉身体的力气,才完全归于自己。不会为任何力气所影响。高正阳本来想学习妖兽,在体内凝炼出符文,从而提高身体力气。但练惊鸿也帮不了他。这方面暂时就没什么或许了。在晦明这儿,高正阳也是费尽心力才学到金刚拳。之后,晦明就再没有任何其他点拨。高正阳心里其实也抛弃了期望。金刚宗万年传承的见识确实深沉。神武擂台上虽有许多奇珍、秘法,却没有《金刚经》。没想到,今日无相忽然给了他一个巨大惊喜。“师叔定心,弟子天然知道轻重,绝不会把此法别传。”高正阳慎重保证道。这种事他也绝不会恶作剧。无相点允许,“悟空,你是佛门的期望,潜力无限。老僧和你晦明师叔才会破例。期望你不要孤负了秘法传承。”晦明道:“由于要传你秘法,所以,你要接受一个金刚宗护法的称谓。当然,这是保密的。不会和任何人去说。”高正阳等了一下,两个老和尚都没有再说话的意思。不由有些惊诧,这就完了。莫非没有其他的什么条件,怎样怎样。“时刻不多了,老僧把秘法传你。”无相说着一拂袖,一张碧绿的菩提叶子,就闪耀着金光贯入高正阳的神宫。菩提叶子上,千万个纤细笔迹闪着灵光飘动出来,直接印在高正阳的神宫中。不许任何人解读,那些文字的意思就天然呈现在高正阳心里:金刚者,不破不坏,永存不灭……这篇秘法,看起来像似文字,实际上每个文字都有如符文,不光有着字面的含义。笔迹自身,也还有着神妙之极的力气。跟着字义的不断呈现,那些文字也化作点点灵光,溶入高正阳的血脉筋骨。高正阳心象所化的心佛,由于拳意坚凝无匹,通透中又有着坚如琉璃的质感。金刚经所化的金光,给高正阳琉璃般的心佛渐渐镀上金色。比起方才的琉璃,更多了黄金般的沉重坚实。“真是领会非凡。”无相关于传法的作用很满足,允许说道。晦明的关注点却不同,他看着无相手中的那片菩提叶,有些心痛的蹙眉道:“传法菩提叶灵光少了七成成。三十年内,只能再传一次了。”“宗门内的弟子要是争光,也轮不到悟空了。”无相神色有些丑陋,金刚宗一直是后继无人,让他极为忧心。可他便是有通天之力,也不能让弟子变得有天分。晦明也是默然无语。确实,宗门内假如有人能有悟空这样的天分,哪怕只要他一半的天分,他们也不会考虑把用菩提叶给高正阳传法。《金刚经》的传承有几种办法,菩提灵叶直接传法,是最为高阶最为宝贵的办法。菩提灵叶自身的灵光,是极点有限的。耗费一次,就要积储百年才干再用。他们也是使用了特别手法,才让菩提灵叶康复全盛时期的灵光。本来估计能够给四个人传法,但高正阳一个人就耗费了七成灵光。这也大大超乎了晦明的预料,让他大为心痛。无相却比晦明看的开。高正阳吸收的灵光越多,阐明他领会的越多,获益越大。一个绝顶强者,比十个高手强多了。已然决议要投注高正阳,天然是他越强越好。在这方面,偏居一隅的晦明,确实是在格式上要比无相差许多。“这几个月天岳都如火如荼,八方群英会聚,不知要搅出多少风云。师兄,还请照看好悟空。”无相在脱离前,最后向晦明央求道。晦明沉着脸道:“这不必你说。咱们宗门在他身上投了这么多心力,岂容的外人糊弄。”“哈哈……”无相一笑,“师兄英明。”话音未落,无相就化作点点金光散失。晦明看着飘散金光,心里又暗暗叹口气。他心里对无相一直是不服气的。但一缕神念,能跨过几百万里进入高正阳心里的心佛界,又直接传下秘法。这等修为,现已远胜于他。晦明暗自估测,他这个师弟或许现已的到达九阶上品,接触到了圣阶层次。值此浊世,晦明也没心思再妒忌了。只期望无相能打破门槛,踏入圣阶。万年大劫中,只嫌力气不可强。和人族七国、道门、蛮族比较,佛门力气又最弱。假如真能呈现一位圣阶强者,佛门的状况又会大为不同。无相都走了,晦明也没必要再逗留下去。他心思一转,也跟着退出了心佛界。高正阳经心沉浸在金刚经中,完全失掉对外界的感应。金刚经不愧是无上秘法之一,精义深妙,又古拙实在,没有任何玄虚。最妙的是,金刚经有几种修行办法。最为困难的一种便是从身体下手,由外而内,逐步修炼肉身,让身体逐步强壮,直至身如金刚,万法难伤,万物难破,岁月难侵,虚空难灭。到了金刚如来的层次,表里如一,哪怕六合溃散,纪元消灭,仍然能永久存在下去。关于他人来说,由外而内的路子绝不或许。由于人身体是有极限的。不管怎样修炼,到达六阶现已是极限。再想前进,只要经过元气改动身体状况。也便是天阶层次。而想要把肉身提高到天阶层次,元气修为至少要到达九阶。可修炼元气都能到达九阶现已是极限。也便是说,金刚体的层次最多也便是七阶。就像是绝灭,也是由于修炼过金刚经,肉身强度也不过和高正阳差相似乎。但等高正阳在地下魔界晋级七阶,只说身体力气,其实现已胜过绝灭一筹。就像练惊鸿这样的八阶炼器大师,用铁甲玄兵术给自己换了妖兽骨头,也不过是才牵强到达六阶。在他遇到的人族强者中,只要晦明的身体才比他强一线。但也仅仅力气上更强。要说身体强度,那又远远不及。金刚经上记载的一些炼体法门,到了天阶,就有必要经过外物来合作,再用共同的元气修炼办法影响身体,把身体磨炼的益发强壮。和佛门的中正平缓路途,完全不同。这种修炼办法,极点风险。一个欠好,就会损坏身体根基。高正阳有些置疑,究竟是谁留下的金刚经。从某些方面来说,真的有些极点。或许说,万年之前的人族,远比现在的人蛮横。才干接受这种特其他修炼办法。对高正阳来说,这些问题就都不存在了。他的钛极合金不怕磨炼,反而能经过不断的影响,变得愈加强壮。沉浸在秘法中的高正阳,再睁开眼睛时现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了。高正阳长长出了口气,从床上起来。一天的修炼,他不光没有疲乏,反而精力充沛,身体和精力都处于一种超乎巅峰的状况。便是往日里觉得很生涩的各种元气,也变得特别灵动。神识一动,身体三十六处穴窍就全都翻开,吐纳起元气。他身体内的骨骼肌肉,也跟着做出各种纤细的调整运动。这种极点纤细的调整工作,其实也是训练的一种。高正阳自身是血肉之躯,仅仅身体被钛极合金包裹着,才变得反常强壮。他现在修炼是自身的血肉筋骨,和钛极合金又没有联系。由于钛极合金是以他身体为底子,他的身体越强壮,钛极合金发挥的力气就越强壮。骨骼咔吧咔吧脆响中,高正阳身体内隐秘的筋络,都在用某种特其他办法运动。依照金刚体的修炼办法工作一遍后,便是以高正阳的身体,也忍不住冒出汗来。不止是劳累酸痛,更是肌肉筋骨在纤细处发作了开裂。究竟,违背人身体特征的特别运动,便是身体到达天阶也接受不住。比如,把小臂反关节转过来。这种歪曲办法,完全违背了人的生理结构。不管身体怎样强韧,都有些吃不消。好在高正阳能够经过纤细到极致的钛极合金,去修正身体接受的损害,又能把训练作用完全保存下来。事必躬亲的修炼了一遍金刚体,高正阳觉得颇有收成。依照这个进展,在佛诞大会前他的身体能到达八阶。八阶力气天然还远不足以称霸。但存粹的八阶身体,那就十分恐惧了。就像靠身体吃饭八阶妖兽,便是九阶强者也不敢和它比拼蛮力。高正阳要是有了那种横扫的力气,结合他的拳法,龙皇戟,血神旗,再把元气修为提高到七阶。便是九阶也敢掰掰手腕。“姐夫,你怎样呲牙咧嘴的,哪不舒服?”月轻雨开门就走进来,一脸猎奇的问道。才阅历苦楚摧残的高正阳,脸色天然不会很美观。落在月轻雨眼里,那便是大大的有问题了。“我没事。”高正阳道:“你进来怎样不敲门,你究竟是不是皇族啊……”“我从小在荒岛长大,生火煮饭都是我自己来。哪算什么皇族……”说起这个,月轻雨也是一脸的冤枉,“你说,有哪个皇族像我这么惨。”高正阳无语,确实,就算是月轻雪也是有人照料的。这些日子小事,怎样也轮不到她来做。月轻雨脸色变的很快,转又笑嘻嘻的道:“姐夫,我看你精力正旺,不如咱们出去转转……”“不可,我今日有事。”高正阳昨日就想去见练惊鸿,有事耽误了,今日有必要去看看。天然没空陪月轻雨。他也知道月轻雨想干什么,安慰道:“你的事不必急,过几天我就陪你去。”不等月轻雨回绝,高正阳大步出了门,一闪身上了房顶。月轻雨才想跟上,就听高正阳道:“别跟过来。”月轻雨跺了跺脚,明眸滚动想了一下,仍是抛弃了跟上去的计划。高正阳特别贼滑,她跟上去也没用。反而惹得高正阳气愤。这段时刻,月轻雨决议要把高正阳哄好了。地下遗址的事,全看他了。穷极无聊中,月轻雨一眼瞄到周围的圆真。方才两人说话的时分,圆真在周围探头探脑,很是猎奇。“来来来,小光头,你不是会武么,和姐姐练练……”月轻雨笑眯眯的招待着,姿态特别心爱诱人。圆真傻呵呵的跑过来,“姐姐,我拳头很凶猛的,别把你打坏了。”“没事没事,让我看看你的凶猛。”月轻雨坏笑道:“先说好,打疼了不许哭啊……”圆真豪气的道:“我男儿膝下有黄金,才不会哭呢!”他很快就懊悔了,眼泪汪汪的坐在地上,拼命的想止住眼泪,却怎样也止不住。看着还在笑嘻嘻的月轻雨,圆真有些怕了,心里想到:“怪不得师兄总说,月轻雨是山君,呜呜呜呜……师兄你在哪,快来救救我……”现已到了地下比武场的高正阳,当然听不到圆真的哀嚎。他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铠甲所招引。铠甲的纯粹的金色,头盔上盘着一条金龙,肩甲上也是两个卧龙的龙首,胸甲中心又个盘龙护心镜。还有裙甲、腿甲、战靴。整套铠甲一共有九条金龙,每条龙的形状都不同,或威严,或霸气,或洒脱,或飞扬。全体风格严肃、华美、堂皇、威严,又有些张扬。尽管少了几分皇者的内敛,却多了霸绝全国的霸气。根本到达了高正阳所说的晃瞎人眼的要求。高正阳赞赏道:“很好,很好,比我幻想的还要好几分……”练惊鸿也是颇为得意,这但是九阶神甲,其他炼器大师,一辈子也无法炼制一套。“依照大人所说,这套龙皇甲根本现已完结。只需要再炼制几天,就能完全成型……”高正阳沉吟了下道:“这几天会敞开天岳封魔大阵,你要当心一些……”“来来来,小光头,你不是会武么,和姐姐练练……”月轻雨笑眯眯的招待着,姿态特别心爱诱人。圆真傻呵呵的跑过来,“姐姐,我拳头很凶猛的,别把你打坏了。”“没事没事,让我看看你的凶猛。”月轻雨坏笑道:“先说好,打疼了不许哭啊……”圆真豪气的道:“我男儿膝下有黄金,才不会哭呢!”他很快就懊悔了,眼泪汪汪的坐在地上,拼命的想止住眼泪,却怎样也止不住。看着还在笑嘻嘻的月轻雨,圆真有些怕了,心里想到:“怪不得师兄总说,月轻雨是山君,呜呜呜呜……师兄你在哪,快来救救我……”现已到了地下比武场的高正阳,当然听不到圆真的哀嚎。他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铠甲所招引。铠甲的纯粹的金色,头盔上盘着一条金龙,肩甲上也是两个卧龙的龙首,胸甲中心又个盘龙护心镜。还有裙甲、腿甲、战靴。整套铠甲一共有九条金龙,每条龙的形状都不同,或威严,或霸气,或洒脱,或飞扬。全体风格严肃、华美、堂皇、威严,又有些张扬。尽管少了几分皇者的内敛,却多了霸绝全国的霸气。根本到达了高正阳所说的晃瞎人眼的要求。高正阳赞赏道:“很好,很好,比我幻想的还要好几分……”练惊鸿也是颇为得意,这但是九阶神甲,其他炼器大师,一辈子也无法炼制一套。“依照大人所说,这套龙皇甲根本现已完结。只需要再炼制几天,就能完全成型……”高正阳沉吟了下道:“这几天会敞开天岳封魔大阵,你要当心一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