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私自策划

夜,幽静如默!玉壶宗某一座外门院子之中,忽然之间呈现了一个怪异的身影,这道身影似乎没有带起一点尘土,足不沾地便来到了某个房门之前。“何方鼠辈,胆敢夜闯本院!”但是就在这时,这房间之内却是传来一道愤恨的大喝之声,紧接着房间门就被人从里边一把拉开了,跳出一个略有些了解的身影。“啧啧,不错,小小年纪,魂灵感应却如此不俗,本长老公然没有看错你!”就在院子主人满脸愤恨冲出房门的当口,外来身影却是淡笑着开口了,直到这时,院子主人才看清来人的描摹,当下不由大吃一惊。“沈潇不知二长老驾到,刚才言语多有开罪,还请二长老恕罪!”本来这个院子的主人,正是外门凡榜排名第二的沈潇,而他榜首时刻看清那绿色衣袍的老者时,已是慌不及地躬身行礼,口气恭顺之极。像沈潇他们这样的凡榜前列天才,都是有一座独立的院子的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在整个玉壶宗都数一数二的掌权者,为什么会深夜前来自己的小院?别看沈潇封航在外门呼风唤雨谁都不敢容易开罪他们,可一旦拿到整个玉壶宗,却什么也不是了,莫说是这些实权长老,便是像殷欢薛恭他们,也都不会将这些外门天才放在眼里吧?“沈潇,我问你,你想参加玉壶宗内门吗?”符毒并没有介意沈潇的情绪,而是问出了这么一句有些不可思议的话,让得这个外门天才心头一凛,一时之间没有理解过来。沈潇天然是想参加内门的,并且他信任凭着自己冲脉境初期的修为,整个外门之中,也只需封航能让自己感到几分忌惮。而外门大比提升内门的名额却有两个,可以说沈潇在这一次外门大比之后晋入内门,已是板上钉钉之事,所以他并不理解符毒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“你必定以为自己进入内门现已没有什么意外了吧?但本长老告知你,就算你取得了外门大比的前两名,也不必定能进入内门,你可信?”符毒提到最终三个字的时分,脸色遽然变得有些玩味,让得沈潇脸色大变,暗自思索自己莫非在什么地方开罪行这位二长老了吗?或者是开罪行二长老的弟子了?符毒这番话,显着是在要挟沈潇,而以玉壶宗毒脉一系掌权者的身份,他也的确有说这话的资历,仅仅一个外门弟子罢了,还不是他一言而决?沈潇究竟不是一般天才,微一沉吟之间,已是福至心灵,立时接口道:“二长老,你有什么事情需求弟子去做的,虽然叮咛,沈潇必定尽心竭力!”“呵呵,你却是不蠢,本长老深夜前来,的确有件事需求你帮助!”见沈潇如此上道,符毒也不再口出要挟之言,持续说道:“只需你帮本长老完成了这件大事,那本长老可以确保,你在内门之中的待遇,绝不会低于我的几位嫡传弟子!”“二长老请叮咛!”一番话说得沈潇极为激动,旋即没有半点慢待,直接躬身言,表明晰自己的心迹,能攀上这棵大树,实是他朝思暮想的造化。想着一旦进入内门,得到如碧落殷欢相同的待遇,沈潇信任,到时分就算是那医脉一系的内门天才们,也不敢再对自己大呼小叫吧?想来那日在玉熔火山之中,莫晴严寒的情绪的确是影响到沈潇了,让他对医脉一系没有太多好感,再加上其心性阴戾,却是更接近毒脉一系。符毒应该也是看出了某些端倪,所以才没有去找那封航,反而是找上了这个凡榜排名第二的沈潇,他信任,在自己的威逼利诱之下,这小子必定不可能回绝自己。唰!见得符毒伸手在腰间一抹,然后一个玉瓶便现已是呈现在了他的手中,紧接着开口道:“假如你能在外门大比之中遇到云笑的话……”“云笑?他乃是上半区,弟子要遇到他,恐怕不太可能吧?”符毒话还未说完,沈潇已是想起一事,居然开口打断了这位长老的话。诚如沈潇所说,云笑抽中的是绿签二十八号,而他却是五十八号的下半区,这样说来的话,他想和云笑对上,后者就必须得在为上半区的榜首人。但是上半区却有着封航这座大山在啊,就连沈潇自己,都不敢确保自己必定就能胜过封航,更何况是一个刚刚入门的云笑了。“这些事你就不必管了,我是说假如,假如……你遇到云笑的话,我期望你能……”会毒提到这儿,声响猛然转低,就连沈潇都是竖起耳朵凝思倾听才听了个清楚。直到符毒的身形都消失在了院子之中,沈潇仍旧紧握着手中的玉瓶,半晌回不过神来,似乎是被符毒所说的东西给惊着了。不过再过顷刻,沈潇终所以将那玉瓶收入了纳腰之中,一同脸上显现出了一抹异常的笑脸,听得他喃喃出声道:“封航,这一次,我必定会赢过你!”看来在沈潇的心中,仍旧会以为那个“假如”可以成真啊!…………一夜时刻转瞬即过!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倾洒在玉壶宗外门的时分,似乎沉寂了一夜的机器开端转动了起来,遽然之间变得极为的火热。尤其是外门擂台殿,早早就有数百外门弟子占有了一个个好方位,由于今天是外门大比的第二轮,这三十场擂台战,应该会比昨日的榜首轮愈加精彩。值得一提的是,擂台殿的东南角和东北角,仍旧站着内门的四位天才弟子,看来他们关于这外门大比的爱好,也是浓郁得紧啊。跟着进入第二轮的外门天才们6续也进入擂台殿之后,殿中的谈论之声无疑愈加浓郁了几分,所不同的,是在这些围观天才之中,多了一些气味不太安稳的面孔。这些人,天然便是在昨日榜首轮较量之中败下阵来的天才了,这其间包含现已打破到冲脉境的宋天,还有被云笑脉火灼烧,后来被管通斩掉左掌的高正,更有被灵丸混元一气震得重伤的赵欣。仅仅高正和赵欣的脸色尽都不太美观,他们一个凡榜排名第九,一个排名第十,假如不出意外的话,闯入第三轮乃至是第四轮都不是没有可能。只可惜这一次的外门大比,出了云笑和灵丸两个怪胎,让得这两位凡榜排名前十的天才输得不可思议,实在是让他们憋屈之极。相对来说,某一处和谭韵攀谈的宋天,却是一脸的喜色,一点点没有那些在榜首轮落败天才的颓废表情。固然,宋天这一次抽签的命运实在是倒运到家,抽到了凡榜排名榜首的封航,更是被封航下死手,差点直接不得善终了。哪知道宋天这看似倒运的抽签,最终却是因祸得福,在大长老6斩和云笑的联手之下,不仅是让他从鬼门关走了回来,更是让他一朝打破到了冲脉境初期,成为了不亚于封航和沈潇的外门顶尖天才。关于这样的大恩,宋天没有办法去找大长老道谢,却是在昨日榜首轮完毕之后,就寻到了云笑他们的小院。云笑和灵丸都晋入了第二轮,所以宋天不敢怎样去打扰,反却是和谭韵几人混得熟了,从这小队几人的口中,更是知道了许多关于云笑的业绩,当下不由对那个粗衣少年,感到愈加猎奇了。任何一个落败的天才,心中都难免落寞,因而宋天和谭韵他们言笑殷殷的神态,却是让得世人的目光,都是情不自禁地投向了那个神色漠然的粗衣少年身上。云笑天然是和那些晋入第二轮的六十名天才呆在一同,而他的目光,此刻现已转到了自己第二轮的对手,也便是那位帝国三皇子玄执的身上。遇上这样的对手,关于云笑来说无疑是福利局,以他此刻的脉气修为,连那聚脉境巅峰的高正都能轻松打败,更不要说这只需聚脉境后期的玄执了。仅仅云笑这一眼看曩昔,却是轻轻一愣,按理说这玄执也不是个蠢货,应该知道和自己战斗力的距离,但是这家伙脸上怎样没有一点的忧色呢?这让云笑百思不得其解。云笑信任,无论是自己对玄执,仍是玄执对自己,只需有着时机,都必定不会手下留情,已然明知要输,那家伙此刻为什么还如此的漠然呢?在云笑心生疑问的当口,擂台殿深处的一座门户忽然翻开,走出三道衰老的身影,正是大长老6斩、二长老符毒和六长老苏合。世人没有看到的是,当符毒从殿内深处走出的时分,那凡榜排名第二的沈潇,眼眸之中不由掠过一丝异常的光辉。这几位的到来,也昭示着这一届外门大比的第二轮较量,总算正式开端了,而跟着苏合的一道大声,整个擂台殿之中,猛然爆出一股火热的气氛,直冲殿顶,经久不停。“我宣告,本届外门大比第二轮,正式开端!”(本章完)